财经365视界:共享充电宝笑到了最后(2)
2019-09-09 21:13 作者:崔恒宇 钟微
来源:财经365
描述
开疆拓土之痛 直到现在,对于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开拓,还让任牧历历在目。 2019年8月6日,刚好是来电科技成立5周年的日子,而复盘开辟共享充电宝赛道,
[本文共字,阅读完需要分钟]

财经365(www.caijing365.com)9月9日讯:2019年,曾被唱衰的共享充电宝行业,活得越来越好了。

财经365视界:共享充电宝笑到了最后

过去的2年里,玩家和资本疯狂涌入,在高光与质疑的交错之中,近百家共享充电宝近距离肉搏。


无论是“10天行业融资金额近3亿,40天涌入12亿”、王思聪发文“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直播吃翔,立帖为证”,亦或是市场对“共享模式”本身的质疑“共享充电宝会不会是继共享单车后的下一个共享败局”……共享充电宝始终被舆论包裹。


唯一的先天优势是,共享充电宝之战站在了更加成熟的“共享经济”之上,这其中包括了芝麻信用等信用免押体系的建成,也包括用户的共享习惯正在养成。如今的共享充电宝不再囿于押金迷局。
今年8月,“1元1小时”的共享充电宝迎来了集体涨价。部分企业将租赁规则调整为半小时计费,调整为每半小时收费2到4元。有媒体报道,共享充电宝平台中,目前最高收费标准已达到每小时8元,主要集中在景区、口岸等人流量大、地段好的区域。
这波不约而同的集体涨价,也曾发生在泡沫期后的共享单车行业。共享充电宝行业对共享模式的盈利探索,既是共识,也代表行业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另一方面,部分共享充电宝玩家已具备“造血”能力。2018年5月,街电宣布连续3个月实现规模化盈利,峰值订单突破180万每天。


小电创始人唐永波也曾告诉锌财经,“2018年7月就已经盈利了。”


2019年7月,Trustdata发布《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2019年共享充电市场用户规模已经达到1.5亿人次左右,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占据共享充电行业前4,分别占据28.6%、27%、25.1%、15.6%的市场份额。


如今的共享充电宝赛道,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各据一方,蓄势出击。然而,对于前4个玩家来说,新的赛点正在逼近。


“无论是从战争的规模、深度、惨烈程度上,都更加白热化。”来电CMO任牧告诉锌财经。


任牧从城市维度解读“战争规模”,此前更多正面交锋在核心的一二线城市,现在整个竞争已经开始进行渠道下沉,三四五线市场也开始短兵相接,“渠道下沉,在2019年Q2成为了行业的普遍情况。”


4月初,锌财经曾发布《90%以上入局者坠入深渊,共享充电宝进入终局之战》一文,数位业内人士都表示,2019年将是共享充电宝行业最关键的一年。


曾经被唱衰的充电宝行业逐渐步入正轨,第一梯队玩家凭什么能够走出来?如今又将如何在关键一年中拉开身位?寻找更多场景、进一步优化用户体验、下沉市场的跑马圈地都成为赛点。


从被质疑到盈利


2017年12月,怪兽充电创始人兼CEO蔡光渊在公开演讲中提到,“我相信两年之后,如果我们仍然在这个行业拼搏,英雄就会跑出来。”彼时的怪兽充电刚成立7个月。


在目前第一梯队的4家共享充电宝玩家中,怪兽充电入局最晚。2017年,共享单车从巅峰走向至暗时刻,烧钱、挪用押金等矛头齐齐指向共享经济。受到共享单车的波及,共享充电宝行业同样被“污名化”。


“我们诞生在风口之中,行业当时不缺少关注,毁誉参半,大家的质疑还比较多。”从2017年初就加入某头部共享充电宝公司的李晨告诉锌财经。


风口之下,共享经济的基础条件悄然形成。当共享单车与用户的矛盾集中在押金上的时候,怪兽充电从诞生之时起就已经站在了信用免押的时代之下,“在产品设计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了一些单车的押金有问题,所以从最开始我们就直接联系了芝麻信用,去做信用免押。” 蔡光渊曾公开提到。


在他看来,第一,用户对押金特别敏感,这其中有安全问题存在;第二,用户押金体验不好,会影响转化率。


此外,让蔡光渊笃定的是中国7亿户手机用户中,60%在三线城市,60%有第二次充电需求,70%的人不带充电线和充电宝。


如今,2年不到的时间,怪兽充电走入了第一梯队。“共享充电宝可布局的场景有 2500 万个,我们布局 1000 万个场景就能获得可观的成绩。” 蔡光渊提到。


餐饮、娱乐场景之外,火车站、机场、地铁、行政机构、活动赛事等场景成为共享充电宝玩家进一步拓展的场景。


去年进博会期间,怪兽充电进驻了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场馆,此后便在国家会展中心“落了脚”,服务于各种展览会议活动。 


场景与点位,始终是共享充电宝玩家的必争之地。扩张最快的时候,小电一个月铺大约10万台设备,一口气开20个城市。


与此同时,基于点位的“内功”,更是头部玩家突围的关键。


“内功指的是对于用户效率、成本的把控,设备的摊销和有效点位的投放数量。” 唐永波告诉锌财经。


唐永波举了个例子,比如投了20万台设备,但是有5万台都是比较差的点位,意味着看上去到处都是、很显眼,但是营收效率达不到要求。这种情况下,意味着前面的利润被耗尽了,“长期公司不盈利会怎么办?只能动用自己的押金,牺牲财务数据,而且会恶性循环。”


在锌财经的采访中,多个共享充电宝玩家均表示已经实现盈利。在这其中,起步最早的来电最先实现盈利。


任牧对锌财经回忆道,“2016年夏天,来电第一次实现当月盈亏平衡,终于不再往外掏钱了,那个时候账上有了几百块的正向现金流。”彼时,来电铺设的设备只有几百台,但这个信号让他们察觉到,共享充电宝这个事情“立住了”。

Copyright © 2017股票入门基础知识财经365版权所有 证券投资咨询许可证号为:ZX0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