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教程-虾米另有新语(2)
2019-09-08 22:38
来源:财经365
描述
版权大战,骑虎难下 事实上,回到在线音乐市场的早期,版权曾经不是唯一的竞争重点。当时,千千静听、酷狗、QQ音乐等流媒体播放平台百花齐放,除了
[本文共字,阅读完需要分钟]

财经365(www.caijing365.com)9月8日讯:炒股教程-传闻中网易云音乐与虾米音乐的合并没有成真,在线音乐市场第二梯队的两大阵营换了一种方式结成同盟。9月6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共计7亿美元的B2轮融资。 促成这次合作最重要的原因,无疑是双方在上一轮版权大战后的弱势地位。网易CEO丁磊早在今年5月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就已经明言,音乐版权已经被“一些企业以高价垄断”,“对整个中国在线音乐行业发展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他甚至罕见地爆料,“国家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反垄断的立案调查。” 这个信息当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炒股教程-虾米另有新语

炒股教程-虾米另有新语

一位从事音乐版权生意的人士透露说,丁磊所说的反垄断立案调查确实存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了,大家也在积极配合。”一位业内人士则表示认同丁磊的观点,“不仅仅是在线音乐,一家独大的版权垄断格局已经压制了下游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从打破垄断角度来看,这是一次恰逢其时的合作。在线音乐市场的上一个时代,“百花齐放”一度是这个行业的标签。虾米的小众、网易云音乐的社区感和QQ音乐“贵族”般的用户体验,都曾或多或少留在一代人的记忆里。这是属于音乐的短暂的黄金时代。 版权时代的到来终结了这个音乐产品的黄金时代,整个行业也由此转入到零和博弈:拿到足够多的版权才能活下去,而要拿到版权,就得不惜包括真金白银在内的一切代价。 在线音乐市场的战争、交火与试探轮番上演,行业最终走入版权垄断时代。但无论对于网易还是阿里,音乐都是一个无法离场的业务。图文时代的信息载量有上限,但音乐却没有。无论是短视频平台还是K歌类产品,以及智能音乐等硬件,都依赖于音乐行业。 

在这个背景下,炒股教程-网易和虾米音乐没有坐等反垄断调查的进展,而是面对绝对强势平台,讲出自己的新故事:音乐平台的差异化竞争。除了直播、知识付费等音乐非核心业务的尝试,网易云音乐在今年宣布正式推出云村作为音乐社区建设的开始,而在上线半年以后,虾米的同阵营音乐产品唱鸭MAU月均增幅达到180%,且一度挤进App Store音乐榜的前五位。 随着渠道、分发、创造和用户端和相应宏观政策的调整变化,未来的在线音乐市场不仅是版权的竞争,而是运营策略的较量。在线音乐市场雄心不死。在这场面向下个时代的突围战争中,这次结盟指向一个新的方位,或许也为市场开启了新的可能。 
  正是时候的合作 
  阿里领投网易云音乐的消息公布后,对于虾米未来的猜想也随之而来,甚至有媒体称“网易云音乐将融入阿里创新事业群”。对此,网易表态称网易云音乐将保持独立运营。

综合媒体报道和AI财经社了解到的情况,阿里在这轮7亿美元融资结束后于网易云音乐股份占比在10%到30%之间,网易仍握有最大控股权,二者未来的故事可能更多发生在业务上的协同与合作上。 相比TME在行业占据市场份额和用户体量的绝对第一,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都属于行业的第二梯队。虾米音乐的市场份额常年稳居前五,而网易云音乐的用户到第二季度已经超过8亿,付费用户同比上涨135%。除了核心的音乐播放业务,其直播和社区业务都处于上升期。 此前网易云音乐社区产品总监翁家琪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透露,网易云音乐的云村业务在内测期间就广获好评,用户参与意愿强烈。但这仍然是一个烧钱的业务,“所有的社区都需要时间”。虽然去年才融过超6亿美元,但对于未脱离上市公司体系的网易云音乐而言,仍属于杯水车薪。网易云音乐需要弹药支持。 为了继续在在线音乐市场厮杀而不至于在版权大战中硬碰硬,网易云音乐一直强调在以三大唱片公司为首的版权墙外进行“差异化竞争”,“广积粮,不筑墙”则是阿里巴巴此前在就版权业务上提出的核心主张。 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此前曾向AI财经社表示,社区是网易云音乐今年最重要的战略之一。其原因在于,代表着社区化的产品形态对于音乐版权的需求将会进一步降低,在目前同质化竞争的市场中意味着差异化,而网易云音乐今年的目标就是“想把这个差异化放大”。 

这也意味着,除了最实际的钱、版权和流量资源的互补,为了进一步在在线音乐市场稳住脚跟,双方就差异化竞争的协同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未来合作的关键点。炒股教程- 在行业惯用的独家版权竞争策略以外,扶持原创音乐人的“寻光计划”和“石头计划”已经分别为虾米和网易云音乐输送了一批独立音乐人和附属的音乐版权,拢住了相当一部分的小众用户。在泛音乐的运营逻辑下,网易云音乐还先后尝试过知识付费、直播业务和社交业务,交了不少学费。云村是以音乐为核心的UGC分发社区。此外,网易云音乐旗下的LOOK直播还在上个月爆出开始招募游戏主播,完成了从音乐直播平台到泛娱乐直播平台的标签转变。 

“互联网生活家”丁磊在对网易多番瘦身的同时不放弃音乐业务,是源自于其在起初就对音乐全场景消费链路有如下想象——音乐作为内容可以贯穿娱乐、社交等多个场景,而不只是单独的音源消费。在这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也提到公司对于网易云音乐在会员、广告、直播、社交等多方面的盈利具有信心和把握,成为支撑网易云音乐高举差异化的信心来源。 今年上半年,阿里创新事业群在继Vmate以后低调推出了弹唱产品唱鸭。

用户可以通过类节奏大师的模式“弹奏”出歌曲片段,并能匹配K歌功能开启社交。在没有进行大笔预算投放的情况下,唱鸭凭借吸引00后用户进入到App Store音乐榜前5的位置。唱鸭负责人李阳在接受《新商业情报NBT》采访时表示,“你说它是唱歌的(应用)也好,是玩音乐的(应用)也好,(在我看来)唱鸭其实就是一个帮助年轻人去和音乐互动的方式。”
  根据AI财经社了解到的情况,阿里与网易云音乐最终达成共识的关键是,“能为乐迷解锁更多好音乐,为原创音乐人提供更多空间,一起在音乐赛道创造出更多的惊喜”。 在此前的版权互授中,双方已经完成了彼此核心版权的互授,其中包括阿里控股的S.M.和网易云音乐花费5亿元竞得的华研国际的旗下音乐版权。而依照阿里此前对于小红书、宝宝树等标的的投资经验,虾米与网易云音乐也有流量或产品互通的可能。 毕竟包括虾米和网易云音乐在内,全行业的共识是,市场已经高度集中,版权墙的打法越来越不可取,必须转换竞争模式。 

Copyright © 2017股票入门基础知识财经365版权所有 证券投资咨询许可证号为:ZX0036